关闭
当前位置:文史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周恩来被这事气的都不回家住,陈毅劝也不管用

2017-12-11 09:21:12      

周恩来侄儿回忆第一次见周恩来邓颖超

周尔均(周恩来侄儿,国防大学原政治部主任)

我第一次见七伯、七妈是在上海,时间是1946年的夏天。我那个时候在江苏高邮初中毕业以后,因为没钱升学读书,听说七伯周恩来到了南京、上海与国民党谈判,我和哥哥就找他们来了。我们见面是在上海马思南路107号“周公馆”,马思南路现在改称思南路,门口挂着的牌子还是当年的牌子,英文是“周恩来将军公馆”,实际上是中共代表团上海办事处。用这个名义,为了便于对外活动。到那里后,是陈家康同志接待的我们,问了情况以后,他通报给七伯、七妈,他俩很快就从楼上下来。

七伯、七妈见到我们非常高兴,也十分关心,详细地询问我们这些年来的情况。特别是见到我们由于经济困难,一路从苏北走路、坐船过来,缺吃少穿,脸上还长了疮。七妈很疼爱地说,你们受苦了。她拿来药膏亲自给我涂上没两天就好了。七妈去世之前的几年,有一次,她老人家同我和我爱人邓在军谈起当年的情况,七妈说:“那个药叫‘如意膏’,效果很好,是进口的,现在没有了。看来,这样的药还得进口一点。”50年前的往事,这样的一个细节,她老人家都记得清清楚楚。

然后,七伯、七妈把我们带到他俩的卧室,关心地问我们是做什么来了,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我们说想升学上高中,也想跟着你们干革命,希望能到延安去。七伯、七妈说,这个事情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考虑一下再定。

当时,我们是临时寄居在上海的舅舅家。住在施高塔路,现在叫山阴路,在虹口那儿。第二天还是第三天,七伯和七妈专门到舅舅家来看我,是坐了车去的。我那时看到的七伯、七妈显得特别年轻,七伯穿的是西服,七妈穿得也漂亮,上襟还佩了一朵花。我说:“七伯、七妈,你俩看起来好精神,真漂亮。”七妈就说:“你们不懂得,我们在这儿需要这样的穿着,便于在敌人的心脏里边活动、减少敌人的注意,也可以给你们舅舅家里减少麻烦。我们在延安住的是窑洞,穿的是土布衣服,跟这儿根本是两种情况。”

周恩来和邓颖超对自己的亲属真正是分外的严格

那次我们一起聊了很长时间,七伯、七妈才离开。后来他俩又找我们去思南路周公馆,专门谈我们所提的要求。七妈说,我和你们七伯一起商量过了,你们还是就地升学为好。我们与国民党谈判的形势很不乐观,内战随时可能打起来,也想过带你们去延安,恐怕有困难。你们还是留下好好读书,长知识,以后会有机会参加革命的。七伯说,要相信黑暗毕竟是暂时的,你们年轻,前途是光明的。他俩给我们留下了钱,还把七伯的衣服拿给我俩,每人分了一点。七伯、七妈还嘱咐我们,这里周围有不少国民党的特务在监视,好在你们年纪还小,但也要提高警惕,特地交代了一些我们注意摆脱特务盯梢的办法。我们就按两位老人家的意思留在上海念书,一直到高中毕业,后来于1949年6月参军到了二野部队。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