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史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陈玉成为何向昔日战友举起屠刀,揭秘天京内讧前奏

2017-12-25 11:48:04      

我想,如果把太平天国战史最悲壮的一段——北伐比作悲壮而宏大的交响乐,那么,它的尾声就是一曲激昂高亢二重唱。最后,这曲二重唱在北京的菜市口,破碎成千万零散的音符。

当北伐军最后两名统帅,靖胡侯林凤祥和定胡侯李开芳的死讯传到太平天国的首都,总理全局的正军师中军主将杨秀清,应该是第二个得到这个消息的人。他是个文盲,因此所有文书须得由于女簿书傅善祥朗读。听罢,他应该会落泪吧?不过,杨秀清因病失去了一只眼睛,所以只能流下一行眼泪去哀悼连镇的统帅林凤祥了,至于冯官屯的李开芳,东王想起他,心中的思绪连自己也理不清。

陈玉成为何向昔日战友举起屠刀,揭秘天京内讧的暗黑前奏曲

瞻园(太平天国曾经的东王府)

我想,金陵女子用轻柔嗓音朗诵的禀报里必然有“全军覆没”四个字。然而,北伐军虽然全军覆没了,但曾经的他们,却还有不少人活在人间。在林凤祥和李开芳的部队分别困在连镇和冯官屯之时,清军边围攻,边展开了心理战——招降。于是,不少太平军投入敌营,并被编为义勇,掉过头攻打旧日的同袍。不久,北伐战事结束,这些义勇又被派回了长江以北的湖北战场,继续与南方的太平军同室操戈。

在大部分清朝官员看来,参加过太平军,就好比烙上了“贼”字的纹身。义勇们在湖北北部战场饱受欺凌,无论是当地的封疆大吏胡林翼,还是义勇们的顶头上司钦差大臣西陵阿无不对他们显露出深深的敌意。

“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已经投降过一次的义勇对再次投降没有什么心理压力,。有些胆大的义勇干脆趁着两军交战,跑回太平军阵营请求收留。然而,一个惊人的,也是诡异到不可思议的处置发生了,投降太平军的义勇被即刻分为了两拨,来自连镇林凤祥的旧部一拨,来自冯官屯李开芳的旧部另一拨。随后,太平军主帅下令,连镇来的全杀,冯官屯的,留下来做兄弟。

陈玉成为何向昔日战友举起屠刀,揭秘天京内讧的暗黑前奏曲

太平军北伐军在杨柳青驻扎时期印制的年画《英雄会》

那么,这个命令是谁下达着呢?

答案是陈玉成,也就是后来的英王。

湖口大捷之后,太平军在秦日纲的带领下,趁机反攻湖北,国宗韦俊第三次攻克武昌。随后,以武昌为中心,韦俊负责长江以南的湖北军事,秦日纲则与陈玉成一起,向湖北北部进军。不久,秦日纲因之前半壁山田家镇的屡次失守,被东王杨秀清锁押回天京,湖北北部的军事就交归初生牛犊陈玉成全权负责了。杀降事件发生时,陈玉成正是湖北北部太平军的最高统帅。

陈玉成为何向昔日战友举起屠刀,揭秘天京内讧的暗黑前奏曲

英王陈玉成像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