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史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粟裕为何至死不回老家 因为台湾一直没有解放

2017-12-29 09:55:49  中国新闻网    

粟裕与粟戎生(右)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刘智宇,原题:长子忆粟裕:父亲骨灰里曾筛出3块弹片

几乎从不谈家务琐事

“父亲和我聊天,话题从来都与军事相关,几乎不谈家务琐事。”粟裕长子粟戎生回忆道,父亲从小教他打枪。周末时,他和弟弟粟寒生放假在家,只要有空,父亲就带兄弟俩去靶场实弹射击。

“有一次我擦拭他保存的几支枪,将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取下来了,他很生气,把我训了一顿。”粟戎生说,气头过了,父亲才向他耐心解释,拆卸瞄准镜会影响射击精度。

粟戎生回忆,父亲有自己的“文房四宝”:枪、地图、指南针和望远镜,尤以地图为甚。“父亲的卧室里,四面都挂满了地图。世界上哪里发生了动荡,父亲就挂哪里的地图。”

粟戎生说,父亲有时会突然对他发问,哪个县在什么地方、周围有哪些县、相互关系如何?自己答不上,父亲就不高兴。父亲自己则是不怕考的,几乎对全国所有县的位置都了如指掌,对自己常年征战的华东地区,他甚至记下了相当多的小村庄。

两次动用“特权”调我到前线

1966年,粟戎生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在儿子的就业去向上,粟裕利用了自己的“特权”:组织上没有把粟戎生分配到研究机关,而是分配到云南前线某地空导弹部队。

“在部队最好是从战士当起,取得逐级经验,半路出家,基础是不扎实的。”粟裕对儿子说。在前线的4年,粟戎生先后当了战士、班长、技师、排长,跑了上千次战斗警报,住了一千多天帐篷,经历了十几次移防。

1969年秋,粟戎生所在的地空导弹部队移防到内地,训练和生活条件大大好转。父亲再次动用“特权”,将他调往北线一个进入反侵略战争等级战备状态的野战部队,条件更加艰苦了。

“艰苦和死,哪个更难受?”这是粟裕当年在武汉受训期间,教员问的问题。粟裕将这个问题抛给了粟戎生,说:“死的过程很短暂,艰苦是要熬很长时间,要耐受。当兵要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紧张。”这或许解释了粟裕两次动用“特权”的原因。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