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史频道首页 > 社会记忆 > 正文

出租车司机拍摄后座乘客20年(组图)

2017-11-20 15:43:45      

1982年,Ruby Duby Do。© Ryan Weideman

1982年,Ruby Duby Do。© Ryan Weideman

出租车给了我一个进一步了解人们生活的途径:他们在想什么,以及对什么感兴趣。其实,人们的生活方式、思考的东西、对于利益的担忧在本质上是相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忧虑和烦恼,无论他们是谁。”

本期介绍的摄影师名叫Ryan Weideman,跟上面这段话的作者Mike Harvey一样,都曾为了生计做过出租车司机,都将对摄影的热爱以镜头记录的方式烙印进了日常的工作中。如果将两者进行对比,前者在拍摄时长这一项上可以说是完胜了。Mike Harvey用四年完成了关于出租车的摄影企划,而Ryan Weideman用了整整二十年。

1982年,六个玩嗨了的姑娘。

1982年,六个玩嗨了的姑娘。

Ryan Weideman是毕业于加州艺术学院的美术硕士,影像风格深受Lee Friedlander和Mark Cohen等前辈的影响。1980年,他只身前往纽约,开始了寻梦街头摄影之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是骨感的。当“面包”都快吃不起的时候,理想或许就要退而求其次了。在逐日而增的生存压力面前,Ryan Weideman作出的选择同样如此。

1997年,向Robert Frank致敬。

1997年,向Robert Frank致敬。

在纽约呆了一个月后,Ryan Weideman的生活重心慢慢从街头摄影转向更为直接实际的目标:挣钱交房租!他在出版于1991年的《在我的出租车里:午夜纽约》一书中写道:“1980年秋天,我搬到纽约,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东部。那个时候,我知道自己想成为一名摄影师,但却不知道该怎么支付房租。”

1984年,下东区的蛇人。

1984年,下东区的蛇人。

眼看着就要露宿街头之际,Ryan Weideman在当时租住的西43街一间公寓附近,遇到了一位以开出租车为生的邻居。这给了他新的启发:“兼职开出租车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1992年,下东区的阴暗处。

1992年,下东区的阴暗处。

成为出租车司机的过程挺顺利,但上岗之后的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开了一周的白班车后,拥挤的交通折磨得Ryan Weideman心力交瘁。他果断提出换班的请求,变更成夜班班次——每天下午5点至第二天凌晨5点。

1998年,一对神秘的夫妻。

1998年,一对神秘的夫妻。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在出租车的这一方空间里,司机所处的位置是被孤立的。我试着打破它,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所以,在开车几周后,我就开始给乘客拍照了。这也是我对被孤立的一种反应。”

1234...全文 5 下一页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