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史频道首页 > 闲话历史 > 正文

戴笠留下城府极深的“遗嘱” 却沦为历史笑柄

2017-12-29 10:39:04    环球网  

在新近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飞将军蒋鼎文》一书中,作者陈侃章查阅梳理海内外大量档案文献数据,经多年积累,悉心写成第一本蒋鼎文传记,尽力接近复杂的历史真相。

书中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从一个侧面给我们对历史事件的观察提供更多元的视角。本报全民阅读周刊本期所摘录的部分,系首次披露。

蒋介石与戴笠(右)

蒋介石与戴笠(右)

西安事变的演变在不知不觉中扯上了戴笠,且还是处在向和平转折的关键节点上。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戴笠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然危难之中的西安一行,毕竟烙上了历史的印痕,而戴笠本人也由此做足了文章。

对于这段插曲,不少人乃至许多为文作史者有意无意地不加辨识,竟纷纷落入戴笠精心设计的一个貌似悲情的陷阱中。殊不知,戴笠这一化险为夷的“妙着”,是在特定的背景下,亦是在无可奈何之中作出的自我保护之举。

戴笠,1897年5月生,浙江江山保安村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生,为黄埔系的中生代人物。

“特务天王”的空前惨败

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杨虎城的十七路军自然是戴笠重点监视的对象,为掌握张、杨的动态,戴笠对张、杨周围的亲信人物主动交往,以钱、色、情、职为手段,布下了不少棋子。然张、杨见怪不怪,对戴使用的这套特务手段应对有方,阵脚不乱。

张、杨都是有心机的政治人物,为麻痹戴笠、CC系(国民党内部以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为代表的派系——编者注)所派特务们的监视活动,双方之间的往来采取“暗通明不通,上合下不合”的方法,有时还故意暴露一些双方矛盾对立的事件。这些举措,把老奸巨猾的戴笠和张、杨身边的晏道刚都蒙骗了,他们满以为张、杨“强龙”和“地头蛇”斗争好戏会随着剧情的深入连续上演,却不知张、杨卖个破绽,虚晃一枪,把戴笠们的注意力转移了。事实也得到印证,由于戴笠这一情报系统的重大受骗,导致西安扣押蒋介石事件的顺利进行。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