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中华网滚动新闻 > 正文

社评:安倍死忠的美日军事同盟窒息不了中国

2016-12-07 09:00:23    环球时报  参与评论()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本月底访问夏威夷珍珠港,并纪念战殁者的消息受到不少注意,该消息还与美国防长卡特访问日本共同组成了这个时间点上献给美日同盟的一枝玫瑰上的红花和绿叶。奥巴马政府要走了,不按规矩出牌的特朗普要来了,后者一推门,看到的就是这枝玫瑰,这应该是安倍最希望的。

无论有多少分析认为,日本右翼的长期目标是要彻底摆脱美国的统治,但是安倍作为代表性的右翼政治人物,他对加固美日同盟所使的力气大概是很多届日本首相中最多的。日本对这一同盟的“凝聚力”似乎达到了历史高峰。

特朗普竞选期间表达了对美日同盟的不满,表示要让日本更多分摊美国驻军的费用,这被相当广泛地看成是美日同盟面临的变数。目前这个悬念依然没有平息。

不过对中国来说,这不应被看成是一个战略悬念,它更多是美日内部的利益争吵,它不会影响到美日同盟继续横亘在中国正面,并对中国崛起构成最大军事、政治压力的战略态势。在中日关系得不到根本性改善之前,紧抱美国大腿将长期是日本的外交选择。而只要美国视中国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它对美日同盟的牢牢掌控就不会因为与东京的一些具体摩擦而改弦更张。

美国基于以往大国政治的记忆和经验,对中国崛起的防范心越来越重。中日关系困难的深层原因也是中国崛起,日本百般不适应。迅速成长的中国做出和平开放的姿态,但我们给世界格局带来深刻变化,要其他力量适应、接受注定是很漫长的过程。

与历史上的崛起大国相比,中国已经做得相当不错。我们处在世界上几个最复杂之一的地缘政治环境中,而且崛起在最遥远的大国也能清楚感受变化的时代,但是中国与其他大国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敌对关系,无论与谁的竞争都有回旋空间。现在最紧张的关系发生在与日本之间,但是中日长期和平的概率依然很高。

中国大体驾驭了因为自己崛起而导致的各种地缘政治麻烦,如果我们被迫卷入战争,应是某个极端因素意外闯入,或者国际形势出现颠覆性变化,人类和平发展的时代告一段落了。

但是我们很可能化解不了来自美日同盟那样的挑战,它虽窒息不了我们,但却像牙疼一样挥之不去。有人想要很认真地对付你,这就是做崛起大国的代价。美日同盟作为冷战产物,如今获得第二春,有一百个不应该。但它就蛮横、自以为是地存在着。

美对中国的战略围堵看上去固若金汤,但这种围堵亦受到时代的侵蚀,它不能真正把中国怎么样。中国的贸易通道是畅通的,美日本身处在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之列。美日同盟军事强大,但全球化和军事技术的尖端化使得战争的代价过于高昂,美日同盟的进攻性因此会受到遏制。

中国有能力与美日同盟周旋,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战略主动性并不比它少。只要中国自己在军事上足够强大,能够让任何对我发动战争者付出其无法承受的代价,而我们又爱好和平,不首先挑衅别人,我们就会总体上保持主动和从容。

来自美日同盟的大部分信息都不会让我们愉快,崛起大国加上世界第二,这根本就是个愉快不了的位置。那么就致力于建设自己的承受力,并且夯实顶着压力继续发展的趋势吧。慢慢地,如果外部大国越来越适应、或者越来越能“忍受”中国崛起,而中国也越来越能适应、忍受外部的防范,那大概就是世界和平了。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