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大跌波及全球 A股市场遭遇重创

2018-02-07 中华网投资

2月5日晚的美股高位大跌引发6日A股与亚太市场暴跌。业内人士认为,前期上涨太快、估值过高及加息预期增强等是美股此次大跌的主要原因。专家认为,从历史上看,A股市场的运行更多是由自身因素决定的,而不是外围市场。当前A股杠杆水平和整体风险是可控的。

2月6日,受外围股市大幅下跌影响,沪深两市早盘大幅低开。截至收盘,沪指收报3370.65点,跌幅3.35%;深成指报10377.61点,跌幅4.23%;中小板指报6912.98点,跌幅4.29%;创业板指报1598.12点,跌幅5.34%。两市超过400只个股跌停,成交量较上一交易日明显放量。

亚太股市当日全线下跌。日经225指数开盘跌1.8%,午后跌幅持续扩大,一度暴跌7%,截至收盘,日经225指数大跌4.7%;香港恒生指数开盘跌3.8%,截至收盘,恒指跌5.12%,国企指数跌5.88%;澳大利亚S&P/ASX 200收盘大跌3.42%;台湾地区股市收盘跌4.82%;越南股市则重挫逾7%。

引发A股与亚太市场暴跌的导火索,是隔夜美股的暴跌。2月5日晚,美股遭遇大幅抛售,再现“黑色星期一”。标普500指数跌幅达4.10%,创2011年8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道琼斯工业指数盘中一度大跌近1600点,收盘下跌1175.28点,创道指历史最大单日下跌数字;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3.78%。

全球股市同步暴跌,究竟意味着什么?A股市场走势又将何去何从?

全球股市迎来转折点?

美股大跌已早现端倪。上周五,道指已经大跌666点,创2016年6月来最大单日点数跌幅。而若从1月26日高点算起,标普500累计跌幅已达8%,道指跌幅8.5%,纳斯达克指数跌幅为7%。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美股大跌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一,美股1月份涨得太快,当月涨幅刷新了几十年的纪录,三大股指的估值已经在历史高位,有一定泡沫。而美股连续大涨8年后,累积大量获利盘,一有风吹草动,就有资金疯狂出逃,造成大跌;第二,市场担心利率和通胀过快上升。3月份美联储加息基本确定,全年可能加息3次,最近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快速上升,加上投资者对通胀加速的担忧,令美股出现急跌。

自2009年以来,美股市场已经保持超过8年的牛市行情。美股各大指数估值都已涨至历史高位,道琼斯指数已从当年的6000多点升至26000点高位,涨幅超过了300%。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加息预期增强、美债大跌只是诱因,真正的原因是美股估值过高。他表示,从估值角度看,美股市盈率已超过2007年金融危机之前,为历史第三高位,仅次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和1929年大衰退之前。

同时,此前美国债券收益率连续走高,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一度达到2.84%,创下4年来新高。中银策略认为,利率的上升是导致本轮美股下跌的核心因素。2018年以来,美债收益率走出单边上升趋势,利率的显著上行直接导致了美股进入阶段性的调整过程。

“现在还不能确认美股已经见顶还是一次大幅调整,一般一轮大牛市结束,至少会有几次大幅振荡反复。” 对于美股未来走势,杨德龙如此表示。而东吴证券王杨认为,相较于以往的技术调整,美股的下跌或是一个拐点,这个拐点并非指美股后续必然接连下跌,而是指接下来美股的风险收益比将恶化,美股风险逐步显性化。

邓海清则表示,美股暴跌将引发“负财富效应”,这对于消费主导的美国经济而言是沉重打击,即美国股市领先美国经济,股市暴跌引发经济下行。与中国经济结构不同,美国个人消费贡献GDP比例近70%,而居民财富缩水将导致消费下滑,进而导致美国经济下行。

A股市场将走向何处?

上周,A股市场在经历年初以来的连续上升后,开始大幅回落。业绩“地雷”、质押业务等风险点的暴露,叠加外围市场的同步大跌,投资者开始担忧A股市场的走势。

“中国市场普遍对于美股大跌的持续性估计不足,美股风险可能传递至中国股市,且不利于中国的出口,多重利空中国股市。”邓海清在分析中表示,由于当前的全球金融市场具有较强的关联性,再叠加2017年5月以来中国股市上涨幅度较大,与经济的高位回落出现基本面的背离,因此,美国股市的快速下跌可能大幅拖累中国股市。

不过,与上述悲观判断不同的是,更多的市场研究者对当前A股市场走势持相对乐观态度。

杨德龙认为,中美两国股市节奏不同,美股已经经历了8年牛市,A股则刚刚从底部爬升,美股市场的高位大跌对A股市场短期走势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是对中期走势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他表示,从历史上看,A股市场的运行更多是自身因素决定的,而不是外围市场。在市场振荡中,绩优白马股抗跌性强,势必会受到更多资金关注,可能导致“一九分化”现象持续出现。

从市场估值看,经过此前多年大幅上涨后,美国标普500指数、道琼斯指数目前市盈率分别处于2007年以来历史高位,而上证综指、沪深300目前市盈率分别为16.6倍、15.5倍,均处于历史中低水平。因此,分析人士表示,A股整体的估值压力不大。

中银策略研究认为,A股估值尚无泡沫,杠杆水平可控,不存在剧烈调整的风险。A股在2017年结构性行情之后,估值不算很低,但离历史高位还有一定距离,泡沫化尚未出现。目前A股的资金杠杆集中在场内的两融业务与场外的资管产品上,从两融余额等数据来看,目前的杠杆水平比2015年及2016年股市大幅波动时相比都明显下降。因此,虽然存在一些风险点,但A股的整体风险是可控的。

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则表示,2018年1月,IMF几乎同时大幅调升了主要经济体的增长预期,这在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极为罕见。“风物长宜放眼量,一场不可回避的短期振荡,本质上是健康的、有益的。” 程实认为,经过年初的市场洗礼,全球经济真实复苏和金融市场趋势投资的未来将更加值得期待。

打印 推荐 编辑:王沅 来源:金融时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